首页 > 社会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美国大棒下满目疮痍的叙利亚

叙利亚这个国家北与土耳其接壤,东同伊拉克交界,南与约旦毗连,西南与黎巴嫩、以色列为邻,西与塞浦路斯隔地中海相望。这个国家从建国起就一直被别的国家所统治,先后被亚述帝国、马其顿帝国、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欧洲十字军、埃及马穆鲁克王朝和奥斯曼帝国统治。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沦为法国委任统治地。直到1946年4月17日才获得独立。1963年起由阿萨德家族领导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执政至今。

前几日美国的共同打击行动的盟友有法国,并不只是因为法国是北约成员国和美国关系比较铁,而且还有一部分法国自身的原因。

和中国一样,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在法国的巴黎和会上的遭遇一样,叙利亚等小国遭到了西方列强的集体忽视,作为联军的战胜国同盟,巴黎和会不承认叙利亚独立的主权身份。巴黎和会后,1920年,叙利亚单方面宣布独立。但是协约国已经把叙利亚划分给法国统治了(是不是很像当时我们清政府的山东),于是法军大军攻打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经过叙利亚人民的激战,终于还是败下阵来。法军进驻后,开始了和英国人一样的强盗行径(天下乌鸦一般黑)。法国用资本的力量抢夺叙利亚自然资源,并且积极挑起叙利亚国内的宗教冲突与民族纠纷,还强力镇压反抗武装并强迫叙利亚人民学法语不学阿拉伯语等等。这些恶劣行径大家参考日本对我东三省人民的做法,在此不详细描述。后来来了更强大的德意志帝国,才结束了法军的统治,直到1946年叙利亚才彻底独立。显然法国来这插手除了政治和经济利益应该还有找回高卢雄鸡往日的气焰的原因吧。

独立之后叙利亚也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困扰,经历一系列运动之后,从1963年开始,叙利亚就进入了阿萨德家族统治时期。由于国防开支较大,并且石油资源也面临枯竭的状况,再加上农业连年歉收,导致叙利亚的经济发展十分缓慢。2010年的突尼斯自焚事件对于叙利亚内战的爆发算是一个导火索,使得叙利亚内战成为阿拉伯之春的一部分。但是,叙利亚内战并不仅仅因为经济的原因,其国内另有其他很深的矛盾。首先,叙利亚内部有宗教矛盾。阿萨德家族属于伊斯兰教阿拉维派,原本是一个小众教派,后来得到伊朗的承认而成为了什叶派的一个分支(这显然是出于政治目的),而绝大多数的叙利亚人民属于伊斯兰教逊尼派,双方对伊斯兰教理解不同,素有矛盾,而恐怖主义恰恰是极端逊尼派所孕育出来的恶魔。第二,叙利亚内部有民族问题。除了阿拉伯人外,该国边疆地区生活着大量库尔德人,他们一直有独立建国的愿望。而库尔德人在土耳其、伊拉克等国家也有分布,势力庞大。最后,叙利亚内部有阶级矛盾。和她的穆斯林兄弟们一样,叙利亚的强人政治最终没能让国家走向富强,贫富差距过大、社会资源分布不公广泛存在,一旦有了导火索,反叛便有了燎原之势。诚然,美俄在叙内战中确实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从本质上看,叙内战的主要原因还是自身内部矛盾使然。

从国际政治上看,中东地区在冷战时期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冷战结束后大部分的中东国家都脱离了苏联的统治,要么投向美国的怀抱要么反美,但不听俄罗斯的话。而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中东地区最后一个盟友,俄罗斯因此会大力支持阿萨德政府。而美国想在中东地区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就会大力支持叙利亚反对派。而这些反对派的组成部分大部分就是美帝所要打击的恐怖分子。其中耳熟能详的主力部队是基地组织和ISIS组织。而ISIS组织在前期发展的时候得到了美帝国主义人员的培训和装备的补给。综合上述条件,才出现了美俄两国在叙利亚争吵不休的局面。

内战爆发后,2012年就出现了难民潮,只不过还不庞大,随着内战的一步步推进,难民潮也一波高过一波。叙利亚政府一边和反对派交战一边获取国际支援,最终俄罗斯决定出兵叙利亚,帮助叙政府打赢这场内战。渐渐的美国见反对派马上倒台,便于2017年向叙利亚境内发射了50枚战斧巡航导弹以表明自己的态度和战争决心。但这并吓不倒想尽快结束内战的阿萨德政府,终于在今年反对派武装撤离了东古塔地区,内战胜利在望。美国这时候眼看自己要失去叙利亚这块风水宝地了,就借口化武问题,联合英法在没有联合国授权和美国国会授权的情况下对对杜马镇进行空袭,使得本来已经出现和平希望的叙利亚国内又起战争硝烟。说来也搞笑,美国这个搅屎棍支持谁谁就倒台。比如伊朗——美国支持巴列维政府,巴列维被伊斯兰革命搞下台,伊朗彻底站在了美国的反对面。比如伊拉克——两伊战争中美国支持萨达姆,萨达姆背叛美国,于是美军入侵伊拉克,战后伊拉克开启民主化,但是民主化后,什叶派人数多,所以必然会选出什叶派的政府首脑,而什叶派亲近什叶派的大本营——伊朗,于是,数千美国大兵的埋骨地伊拉克不可阻挡地倒向美国的老对手。比如阿富汗——苏联入侵阿富汗后,美国大力扶持阿富汗当地反苏武装,结果塔利班做大(包括拉登),拉登搞了911,美国入侵阿富汗,阿富汗陷入内乱,变成烫手山芋。


这张图片是近期比较火的一张图片,这位外交官的无助让我想起了《我的1919》里陈道明扮演的顾维钧这个形象,无论外交官如何据理力争,国家的弱小永远不会在强权面前拥有话语权。

我们没有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但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

热门标签:,奥林巴斯fe4010,奥林匹斯十二神歌词,澳之健,八目鸟视频看看,八匹狼娱乐社区,八一八数据电视剧,巴蜀汽车在线,芭比的疯狂派对2,芭比之舞技城堡,芭娜娜小魔仙,爸爸破开我的樱桃,霸宠傲娇小情人

注:除标注本站原创外,其他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 请联系邮箱 71-62-94-35@qq.com

朝阳新闻-优质的内容都在这里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申请者

联系我们|lyhcxwc.cn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